林哲瑋《从昷則醞》


引路人:陳相全(禾餘麥酒創辦人)
藝術家:林哲瑋 (巧偶花藝設計)

釀造職人為了入口那一刻的甘醇,執著於果實作物從栽植到生產的每個過程環節。食物風味的來源,往往不是來自於農產採收的當下,發酵,才是奧秘之所在。展覽以啤酒、醬油、可可等三種發酵食為題,透過禾餘麥酒的林相全、土生土長的顧瑋等達人引路,帶領巧偶花藝的林哲瑋、溫度物所的Isaac和Wayne、魏琪Miki 實地走訪產地和釀造工坊,感受溫度對於食物所催化的化學作用,繼而發揮藝術家的感知與巧手,訴說產地風土的溫度、人情的溫度與發酵的溫度。


 


【引路人介紹】

陳相全Robert (禾餘麥酒創辦人)
2015年成立禾餘麥酒,為了研發真正台灣風味的啤酒,藉由契作方式種植在地雜糧,致力用啤酒釀出農業新價值。

禾餘麥酒,台灣第一個與農夫契作的民營啤酒品牌。
為了追尋百分百在地風味,開啟台灣雜糧復興之路,從20克本土大麥種子開始復育,從0%提升至10%的台灣大麥使用比例,期許大量使用在地原料,經由發芽糖化轉換成美好風味,讓每一口啤酒都品嘗到台灣作物特色,打造真正屬於台灣的風土之味。

 


【藝術家與作品介紹】


林哲瑋《从昷則醞》
I will bring you happy flowers from the mountains,
bluebells,dark hazels, and rustic baskets of kisses.
I want to do with you what spring does with the cherry trees.
— Every Day You Play


我要從山上帶給你快樂的花朵,帶給你鐘形花,
黑榛實,以及一籃籃野生的吻。
我要
像春天對待櫻桃樹般地對待你。

—— 巴勃羅·聶魯達《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》


「釀造,從耕種開始。」就著這句話,我從手中的啤酒一路回溯。

從酵母的發酵作用,回溯到麥子的蒸煮、碾磨,再向前推進到小麥的種植;從而親見一度頹圮的台灣大小麥種植,因為一句近乎癡情的話語,經過無數數據研究、播種試種,而得以再度復甦。

從手中清涼的酒瓶推展出去,是一段不斷變化的旅程:從冷藏庫到發酵鍋,再從煮沸鍋到糖化鍋,不斷追溯旅程的起點,則是陽光下款擺的麥田。

我從文字學的角度出發,也試著類比啤酒釀造的過程,進行文字上的溯源:

昷,仁也、良也,表平和之意,後作「溫」。
溫,即水之良也、和暖也,後引申為冷熱的程度,如「水溫」、「氣溫」。
醞,即釀也、作酒也。酉即酒杯,後引申為酒。蓋酉之良者、使之和暖者,即為醞釀、即是作酒。而醞釀二字,也因為其使穀麥轉變從單純的作酒,引申而為事物的孕育與變化。

從文字學上的推進和酒廠的田野調查齊觀之,「溫度」二字,即是貫穿整趟旅程最重要的因素-從陽光下的收割開始,就是一連串的糖化、糊化的過程,不斷升溫直至沸騰,隨後又歷經快速的冷卻,進入發酵程序時則必須降至15℃以下,而釀造完成經過冷藏後,才成為我們所熟悉的清涼啤酒。

溫度,是釀酒人的賢者之石;而不斷調控溫度的過程,即是透過「變化」作為一種追求。

「醞釀」本身即是一種變化,一種物體在某種變因的影響下,逐漸推移逐漸改變,逐漸加入更多可能性的過程。是遠方帶來的快樂花朵或野生的吻,是櫻桃樹歡愉的綻放。

醞釀,是一種對戀人般綿長的追求。

在此作中,試圖藉由花藝手法,呈現溫度作為一種變因,之於物體之形與質的影響。